當你得煮一桌台菜宴請外國友人的SOP

留學生常常想不開做點事搞死自己,新年就是最容易腦充血的時刻。去年春節時我興致勃勃拉著N下水打算辦桌菜讓朋友們見識台灣料理,然而列完賓客名單和菜單後只想一頭撞死,18個人中有穆斯林和海鮮素,數個堅稱自己對台灣食物很熟的歐洲和日本人、和打從一開始就吵著要吃滷肉飯羊肉爐的英國人,最可怕是全都酒鬼所以這桌菜得是能配啤酒的食物。

留學生的奇幻奮鬥:內臟料理

總結我的英國一年,便是在內臟料理上精進不少。愛爾蘭室友Alan每每興致盎然地盯著我作業,看我慢慢將內臟劃開,細細研究肌理,將血水刷洗乾淨再浸泡一小時,手法必須輕柔地像漢尼拔處理人肉。瞧那血濺滿流理臺,心中想把死都不上傳他那部分作業的組員分屍的怨念也稍微被舒緩了點。

我在倫敦念研究所的時候,我的老師罷工了

去年三月英國大學的教師因退休福利問題摃上英國大學校長組織Universities UK,由於大學退休金計畫虧損,UUK決定縮減現職教師的退休金,談判破裂下展開一個月的間歇型罷工。從第一週兩天、第二週三天開始,一路罷到最後一週沒課可上。SOAS 學生會在我們極力抗議下,還是在學校裡架了封鎖線,擋住所有進出建築物的人,以免有人偷偷進去上課⋯⋯

當我們提到交朋友時,我們說的其實是喝酒

弟弟之前問我是怎樣在英國交到很多朋友,我說沒有啊你就每天下課都待在學校酒吧喝酒,不知不覺學校裡一半的人你就都認… 繼續閱讀 當我們提到交朋友時,我們說的其實是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