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賣酒、賣咖啡、順便辦個展覽: 倫敦特色教堂

小時候對於電影中的教堂迷戀不已,認為那是外國生活的象徵,然而搬到倫敦後,教堂仍顯得陌生,詢問當地朋友也沒一個有上教堂習慣。在這個宗教逐漸消亡的年代,教堂少了捐款支援,只好想盡辦法異業合作求生存,試圖在捐款、觀光外,極力開拓新副業賣咖啡、出借空間或是保留著地方特色。


#01. St Mary Aldermary

信仰低迷的年代,英國的教堂為了維持營運盡其所能開拓副業,舉凡出借演唱會場地、出售咖啡和酒水。

是的,你沒看錯,出售酒水。2017年底Fatima辦在Islington的禮拜堂的演唱會前,我們意外發現有個小小的標語指往酒吧。原來教堂拉個通道往隔壁建築,人們可以在那小憩喝點酒等待表演開始,然而拿著酒瓶走入教堂還是不太妥貼,有些教堂還是決定賣賣咖啡就好。

位於Bank附近的St. Mary Aldermary有著堂堂900年歷史,平日7:30至16:30則轉型咖啡館Host Cafe,提供著飲料與免費但不穩定的wifi ,吸引附近大批上班族前往洽公、閒聊。咖啡館本身有提供輕食,但仍舊歡迎大家帶著自己的午餐前來,因此你可以看見大批帶著三明治(附近有一家排隊排超長的三明治,可是倫敦的餐廳就算排隊排超長我也不確定我要不要加入,你知道嘛,倫敦)或日式飯盒的上班族在中午時間一窩蜂湧進教堂裡。

英國人對於夏天在戶外吃飯的狂熱可是眾人有目共睹,然而Bank這邊的綠地面積不夠,一路走過不止看見一家教堂異業合作的咖啡館,如果到這附近遊覽的人,不妨帶點輕食進來歇腳,體驗一下不同的教堂風情(或是來看西裝帥哥,都可以)


#02. St Pancras New Church

來源:http://cryptgallery.org

位於Euston Station和King Cross Station的附近的 St Pancras New Church,人們經過時對於他後方浮誇的女神像柱肯定充滿印象。

這個希臘復興式(Greek Revival)建築風格的教堂,建於Greek Revival architecture 興盛的18世紀末與19世紀初。在此之前,雖然古希臘文化在英國貴族中擁有極高聲望,但由於希臘仍於奧圖曼帝國統治下,他們對於現實中的希臘無從理解,只能透過文獻來塑造他們想像中的希臘。

建築師Nicholas Revett與James Stuart 在18世紀實際造訪希臘後,於1754年受託建造第一個標榜為希臘式復興式建築的Hagley Hall。爾後,英國貴族們爭相仿效,要求他們的建築師也必須為其宅邸增添希臘風情。希臘復興式建築的風潮也逐漸主宰了19世紀的英國建築界,the British Museum、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 Wilkins Building和the National Gallery 都是這時期產物。而對於初來乍到倫敦的人,St Pancras New Church極有可能會是你對希臘復興式建築的第一印象。

教堂立面為希臘復興式拱柱(來源:http://cryptgallery.org)

那時我剛搬到倫敦,每天在Euston Road上走來走去尋找街拍靈感。有天無意間發現荒蕪的院子裡,一扇鐵門竟悄悄打開了,在門口躊躇了半晌,鼓起勇氣繞進去探險,卻意外發現地下室竟然有個名叫the Crypt Gallery的展覽空間。當時的展覽作品看來平淡,但當被安置在這樣陰森潮濕的空間,作品氣氛便為之一變。與值班藝術家閒談,才知道這裡長期出租給展覽、表演、電影放映與私人活動,除了沒暖氣外一切應有盡有。

教區教堂為求生存而與出租給藝術活動不稀奇,爾後我也在Barbican旁的St Giles Cripplegate看了一場由Goldsmiths學生策劃的行為藝術展覽,而其校園旁的Saint James Hatcham Church也是該校學生各種發表會的絕佳場所。

在教堂裡看藝術活動和演唱會,對於台灣人來說實在新鮮不已,仔細思考這件事也難以被複製到台灣道教廟宇,畢竟裡面比較擠。


#03.  All Hallows by the Tower

倫敦塔旁的All Hallows by the Tower 乍看不起眼,但已經聳立於古倫敦將近14個世紀,為倫敦最老的教堂。其絕佳地點在倫敦塔建立(1066)後,成為皇家處決犯人後停靈的絕佳場所,因此該教堂可以說是政治犯們的死後俱樂部(最好)。在二戰前最後一個女巫被處死前,由於女巫不被允許葬入教堂墳墓中,該教堂的週遭也葬滿女巫遺體。

43年,羅馬人入侵倫敦,驅趕原有的凱爾特部族並建造自己的都城,當時的羅馬都城就位於City of London這個行政區中。除了彭博社本部的羅馬時期異教博物館遺址London Mithraeum外,All Hallows by the Tower的地窖中也設有博物館,小雖小破爛歸破爛,但還是展示著該教堂考古出來的羅馬瓷器破片、羅馬時期倫敦地圖與其教堂地基挖掘出的2世紀時期羅馬人行道。


#04. The Oscar Wilde Temple

來源:https://www.oscarwildetemple.org/about/

其實不能算是教堂。

這個為期五個月的展覽已在2019年3月畫下尾聲。展覽所在地Studio Voltaire原本是個維多利亞時期的教堂,藝術家McDermott & McGough透過沈浸式展覽(immersive work)的方式,將教堂大改造成LGBTQ+族群聖殿,同時記念著因同性戀而被關的王爾德、為LGBTQ+族群奮鬥的先驅與因AIDS過世的人們。

聖壇上豎立著不再是耶穌基督或十字架,王爾德像姿態優雅地站在祭壇上歡迎所有來者。「誰不想在王爾德像下結婚?」Peter McGough說,「王爾德為了自己的性傾向於法庭中接受審判並入獄,這個經歷十分的基督化。」

浮誇的19世紀幾何花卉圖案壁紙上依循傳統教堂中聖人的概念,展示著十二幅以LGBTQ+運動人士為發想的作品,諸如孟加拉第一份L.G.B.T雜誌Roopbaan的創辦人Xulhaz Mannan(1976–2016, 於自宅被伊斯蘭極端份子持刀殺害)和Jody Dobrowski (2005年於10月的某個午夜,於Clapham Common的街頭被毆打致死,受攻擊的原因為兩名犯案者認為Dobrowski是同性戀,此案例也成為英國法官第一次使用anti-gay motive作為加重判刑的依據)。

作為沈浸式展覽,觀眾的參與成為此展覽的一大核心,因此也歡迎觀眾前來此處舉辦個人禱告、婚禮、成年禮等相關儀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