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的像個倫敦人

PC:doggygood

飛機一延再延,等我落地柏林時,早已是零下一度的深夜,朋友看著我一身黑大衣黑洋裝只有Nike Air Max 97 白得閃耀,點頭稱許說:「很好,妳穿的很柏林。」

其實不只柏林人,倫敦人的冬天也愛穿黑衣。整個城市的人們如此執著於同一種顏色上,冬天的教室、地鐵、街道,每個人看上去沉沉的,穿著深色大衣疾走,像要把整個冬天的寒氣都甩在後頭般地決絕。

朋友從紐約來,說著倫敦人好愛穿大衣。倫敦乾,這裡人不興羽絨大衣,你看整條街穿羽絨大衣的都是亞洲人和美國觀光客。日本女生說抵死不跟穿uniqlo的人約會,但倫敦人其實也愛買uniqlo,他們將uniqlo的薄羽絨藏在大外套與針織中間,當風吹來時,你能從那薄薄的縫隙瞧見一絲斑斕。

同樣的斑斕還出現在襪子上。這城市的人忒壓抑,我常常想聖誕節之所以有那麼多醜聖誕毛衣大賽,無非是對平常沈悶的生活最激烈的控訴,那過於囂張的綠、紅和醜得要命的圖案,都急聲宣告著我在這。然而平時,倫敦人,尤其男人,只能在襪子上做做花樣,我不只一次漫不經心地稱讚完男性友人襪子好看後,得到對方激烈的回應,並且長篇大論地告訴我他如何細細選購適合自己個人風格的襪子。

I don’t give a shit.

另一方面,我向來對於倫敦女人充滿尊敬。她們無論氣溫負到幾度,只要跑趴都辣得猖狂。無論高矮胖瘦任何體型,大衣裡面的裙子永遠都短得不畏風雨。這幾年少女流行帶點gangster的味道,亮片裝或是復古運動服,罩著浮誇毛絨絨大衣或人造皮衣,踩著跳舞不會痛的高跟鞋或是最新流行的球鞋。

要說她們沒有身材焦慮是騙人的,畢竟健身房裡還是日日蒸騰,但倫敦女人對於自己身體的接受度比台灣人高上太多了。所有人大片大片肌膚袒露,夜店裡肉香四溢,充滿自信的樣子看著就心情舒爽。待久了忍不住也覺得自己不能輸,可是回到台灣一件也穿不了,苦惱得緊。

一個城市待久了,慢慢地活成它的樣子。我曾在冬天過後的一場派對上,法國朋友瞪著我的白洋裝說從沒看過我穿深色以外的衣服,才明白自己已經融入倫敦的冬。只是過了冬天春光旖旎,甚麼顏色都出來了。我特別愛去年夏天英國男孩流行的夏威夷衫,從Kilo Slae、Weekday到Hawes & Curtis都出了夏威夷衫,男孩們鈕扣敞開,躺在公園裡曬著太陽、坐在酒吧外嚷嚷,與此同時,形狀好看的肌肉透過薄薄的布料清晰可見。我記得當時我和日本友人M在布達佩斯的山頂上發著呆,盯著旁邊一群老帽短褲夏威夷衫的男孩,

「英國人。」我說。

「絕對是。」M回我。

男孩們嘰嘰喳喳從我們身邊拾級而上,滿口濃濁的英國腔讓我們相視而笑。

我驀然想起剛搬過來的夏天,倫敦莫名其妙下了一週的雨,我看見平常總是穿著飽和色系的老師穿著全身黑走進教室,忍不住脫口而出問她發生什麼事怎麼一身沉。她愣了幾秒,結結巴巴說道:「今天下雨,大家都穿這樣啊。」

於是我學到了,對倫敦人來說,冬天與下雨都是暗色的日子。

本文曾刊載於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如何穿得像個倫敦人:全身黑、七彩襪,跑趴時猖狂的「賣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